【 .】,精彩免费!

蓝草笑笑,“当然,谁让我在船上这么的无聊呢。”

金浪也跟着笑,“我们让这么无聊吗?无聊到只能下厨做全鱼宴打发时间?”

蓝草耸耸肩,“算是吧,谁让们两个躲在这里私聊也不管我?”

闻言,金浪拍拍夜殇的肩膀,玩味的说,“看来小草误会我们了,她以为我们在这里聊天躲避厨房里的劳动呢。”

对此,夜殇只是淡淡一笑,“无妨,她误会我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是吗?”金浪挑了挑眉,“殇,是不是经常在小草面前说我坏话,所以才让她这么误会我和的关系?”

夜殇勾了勾唇,“那么我请问,和我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什么关系?”金浪笑了,“这个问题要问小草妹妹,我们只有听了她的答案,才能清楚他到底是怎么误会我们的关系的。”

“很好。”夜殇点点头,看着蓝草说,“草草,听见了吗?打算怎么回答金浪的问题?”

“什么问题?”蓝草故作不解,低头忙碌整理餐车上的食物。

见状,金浪招呼大维过来,“来负责驾驶游艇,记住,我们的目的地是玲珑岛。”

90后清纯美女生活照 甜美优雅文艺十足

“玲珑岛?”大维很是意外,“我们不去寻找殇金号了吗?”

之前,金浪为了去搜寻殇金号而不惜用瘫痪他们游艇来要挟,现在游艇在他掌控中了,他完全可以主宰这艘游艇的航向,可他为什么又放弃搜寻殇金号,而改往玲珑岛方向行驶了呢?

金浪瞥了大维一眼,冷静的说,“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大维,我比还关心殇金号,不过鉴于之前提醒的,这艘游艇三号之前发生过事故导致关键部位严重受损,受损的程度已经经受不住八级以上的风浪了,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先去玲珑岛,然后再派出能经受大风浪的船只去搜寻失踪的殇金号。”

大维点点头,“您这样的安排是挺不错的,可是,我们现在就赶往玲珑岛的话,同样会有很多风险,我们不如向附近的船只求救……”

金浪冷哼着打断他,“大维,觉得我会是保护不了自己,而向别人求救的蠢货吗?”

蠢货?

听到这里,大维闭上嘴吧,不敢继续质疑这位金大少爷的话了。

不然继续质疑下去,就是把对方当蠢货了。

蓝草看着大维船长和金浪的对话,莫名的感觉到头疼。

她看向一言不发盯着驾驶操作仪表看的夜殇,“殇,要不要尝尝我做的全鱼宴?”

听见她的声音,夜殇这才把视线从仪表上的数据移开落到蓝草是脸上,问问一笑,“做了一桌全鱼宴,一定累了吧?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蓝草微微一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在无聊的状况下做的全鱼宴,没有累不累的问题。”

“那就好。”夜殇点点头,然后走到餐车前看了看,笑了,“红烧鱼块,清蒸鱼尾,爆炒鱼泡,酱煮鱼肉丸子,清煮鱼头豆腐汤,鱼汤拌饭……呵呵,草草,看来做全鱼宴的厨艺深得我的真传啊。”

蓝草白了他一样,“什么深得的真传?这些都是我原本就会的好不好?”

“是吗?”夜殇拿起一双筷子,“是不是深得我真传,我要先尝了再说。”

“等等。”蓝草焦急的拦住他。

夜殇拿着的筷子举在半空中,纳闷,“怎么了?我不可以吃吗?”

蓝草笑着解释,“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桌全鱼宴我是做给金浪尝的,所以他没有开动,谁也不能吃。”

“女人,这是偏心,懂吗?”某人受伤的哀嚎。

听到两人对话的金浪却是笑眯眯的,“呵呵,还是小草妹妹最疼惜我,不愧是我的好妹妹啊。既然如此,我就尝尝我妹妹的手艺。”

金浪说完,就毫不客气的从夜殇手里接过筷子,夹起一块红烧鱼肉放到嘴里……

而就在他津津有味的品尝时,夜殇却凉凉的提醒,“慢点吃,小心被鱼刺刺死。”

金浪不以为然,“放心,我虽然终究一死,但绝对不是死在一根小小的鱼刺上。”

“很好,这句话我记住了,终究会有一天,我会用一根小小的鱼刺干掉!”

闻言,金浪一副好怕怕的样子,“哟?小草妹妹,听见了吗?这小子竟然公开说要谋杀我,所以小草,以后要是我不正常死了,凶手一定是夜殇,到时一定要为我报仇,知道了吗?”

这两个男人又在耍嘴皮子了,蓝草懒得理会他们,转身就走到驾驶操作台前,隔着玻璃,望向外头翻腾的海浪,不禁心惊,“外面的风浪都这么大了啊,再这么下去,我们会不会翻船?嗯?大维?”

大维正在努力的调整航向,一脸苦恼的回应,“不排除这个可能,

所以我才会建议金先生向附近的船只求救,只有离开了游艇,我们的处境才会安全,所以蓝小姐,您就劝劝金先生和夜先生吧。”

蓝草看了看那两个围着餐车大快朵颐的男人,感慨的点点头,“那好吧,为了我们这艘船上的人的安危,我尽量试试看吧。不过大维船长,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还是再想想其他的办法,看看怎么躲避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吧。”

“我知道了。”大维无奈的点点头,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在驾驶操作上。

“对了,小草妹妹,还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呢。”正在啃鱼肉的金浪忽然说了一句。

蓝草走过去,看着他们,“什么问题?”

金浪放下手里的食物,笑着问,“觉得我和夜殇是什么关系?”

蓝草撇撇嘴,不悦的哼哼,“还用问吗?们两个就是那种一见面就吵架的关系。”

“一见面就吵架的关系?”金浪对她的回答感到新鲜,“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不是我这么认为,而是我看到的就是这样。”蓝草毫不客气的说道。

正在吃鱼汤拌饭的夜殇听闻,将原本要送到嘴里的拌饭转手塞到她嘴里,“草草,这么说是侮辱了我,知道吗?”

“侮辱?”蓝草不解,“我不明白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