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优势,在专业比赛中体现不出来,因为专业比赛很少能开到太高速。不过野赛嘛,就截然不同了。专业赛道上不可能有直通东京的大马路这么长的直道,但这里的直道简直大路朝天。

而在这中长直道上,阿飞可以自信满满的放话:别提什么增压气加速不加速的,那些改装赛车就是屁股超爆炸了,也没有卵用!

果然,画面中的石铁心稍微挂了下档,然后,摄像画面里就一下子失去了他的踪影。当摄像人员手忙脚乱的再次找到他时,只能看到一个嚣张的尾灯。

腾腾腾,平稳,无比的平稳。霸道,无比的霸道。

石铁心的机车完全没有其他机车那种急吼吼的、血管都要爆开的搏命感觉,就那么稳稳当当的加速,稳稳当当的碾压,车身姿态控制的稳健无比。

瞅瞅速度表,哟,不知不觉的这速度都上二百多了,还没感觉到呢就快三百了。

两秒钟后,前面一个排气管冒着火的车手。

那骑手整个人死死贴在车身上,生怕起身一点就被狂风吹走。那人车身微微震颤摇摆,幅度不大但频率极高,可以说正在生死一瞬之中把自己逼上极限。

而就在他双眼充血、大脑都有点眩晕的时候,眼角余光无意识的一撇,就看到了一个戴着墨镜的把大块头从身边开了过去。那姿态稳得,简直能一边开车一边用杆子撑着六个盘子玩杂技。

车手的眼睛瞪大了。

石铁心看了那车手一眼,觉得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挺尴尬的,就张嘴打了个招呼:“嗨。”

下一瞬,那车手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双手猛然一晃,机车立刻侧翻。

天才网球美少女跃跃欲试图片

看着直播的人群忍不住尖叫,而这些尖叫全都晚了。侧翻的机车立刻变成了一个钢铁碾子,轰隆隆的在马路上翻滚,甩出各种扭曲凌乱的零件。还没等停下,就轰的一声爆开一团火光,炸成一团速度惊人的火焰残骸。

“啊————!!!”

惊叫,惨叫,划破夜空。

然后。

“别嚎了,没死呢。”沉稳的声音呵止了惨叫。

那车手惊恐的看着残骸,然后发现自己没死,竟然是被人提了起来!往前一看,竟然是那大块头,竟然是他刚刚在间不容发之际一伸手把自己抓住了!

现在,那大块头就那么一只手凌空提着他,另一只手控制着机车稳稳的靠边减速。抓着他的胳膊如同钢铁铸造的一样,没有一丝摇晃。再看车身形态,依然完美无比,这机车操控水平简直绝了!

噗通一声,车手被放在了地上。

车手惊魂未定,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石铁心也不打招呼,呼的一下加速又跑远了。片刻后,车手才回过神来。

黑尊可以不出手,但他出手了。

高速行驶凌空抓人,危险性何其高?但他还是出手了。

出手救人会损失大量时间,比赛或许输定了,但他终究是出手了。

车手看了一眼后面熊熊燃烧的残骸,又看了一眼前方飞速远去的尾灯,车手猛然把头盔一摘。也不管石铁心能不能听到,那人大喊一声:“黑尊!不管你是输是赢,我服你!”

各节点的观众看到这一幕,都嗡嗡的讨论起来。即便是混乱的世道里,人类的本性也更喜欢能够保护他人的人。黑尊能够将那车手救下,可谓是水准和仁义俱全,一下子就让很多人对他大为改观——之前阿飞放话放的可是相当招恨。

“不过这么一打岔,黑尊恐怕很难再追上去了。”

死火的小弟立刻接口:“尊什么尊啊,成王败寇,愿赌服输。他输定了,所以还是得改名叫黑猪!”

不远处的阿飞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靠了过去,打算比赛一完就把这些瞎比比的玩意儿暴打一顿。

至于比赛,阿飞依然满怀希望。虽然救人一次损失了大量时间,但大哥肯定没问题。

知道什么叫大排量八缸机吗?

不再解释第二遍,看速度表——哟?不知不觉的,这都三百五十公里了。

嗖——!

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耳膜,道路上的拍摄者们忍不住齐齐后退,惊恐的看着庞大的机车以恐怖的速度向前狂飙。

这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比新干线的速度都快得多。在这样的超高速下,任何一点颠簸、任何一点不稳定,都是铁定的车毁人亡。不管撞上什么,都一定是一死一大片。

这种极限的速度,会让任何人心惊胆战。即便在防护周全的座舱中依然会觉得自己随时会死,更不用说在全无保护的机车上。任你什么防护服,除非你装着幽能护盾,否则都没有任何用处。

但石铁心就这么狂飙着,超越了一个又一个车手。

那些车手对他来说就像是马路两旁静止不动的大树一样,倏忽既来,倏忽既去,甚至看都看不清。而这些车手根本不敢阻拦在前进路线上,甚至纷纷让到两旁。他们的小弟通过耳机都告诉他们了,这速度,蹭一下就是个死,可不能跟这种疯子较劲。

于是,石铁心在这条大直路上一路超车,从末端眨眼间超到第八名,快的让人惊骇。

“入城区了!”

“芍药夫人还是第一名!”

“东京狼第二。”

“死火掉到第五名去了,他的水平确实差了点。”

“看,黑尊已经冲到第七名了,他下直道了,看看速度多少——一百八?一百八的速度进城区?我是不是没睡醒?”

“照这样下去,黑尊救了个人后还有可能跑第一?太牛逼了吧!”

“黑尊!黑尊!黑尊!”

东京街头,飞车狂飙。

第五位,死火正在咬牙切齿的向前猛蹿。这一场比试关系到的可不仅仅是与黑尊的赌约,十六个车手个个都是党帮老大,谁和谁还没点勾结或者宿怨了?况且外围赌局赌的更大,死火绝对输不起。

他的水平确实不怎么够。

但他提前做了多种准备。

“让他们开工!”死火通过无线电耳机发了命令,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