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外面的火势还没有烧起来。

苏七叫上两名侍卫,每人各找了一张桌子举起来,当成盾牌使用。

紧接着,留在饭馆里的侍卫将门打开,两名侍卫护着苏七出去。

苏七有意露了个脸给围攻他们的人看,而后便缩回用桌子搭成的简易护盾里。

三人小心的朝着一个方向挪,果然,这些人就是为了她而来,在发现她离开饭馆后,所有带了火的长箭纷纷朝她射来。

不消一会,两张桌子便被长箭射成了刺猬,有箭头甚至穿过了木桌,险些刺中他们。

苏七压低了声音,“两张木桌撑不了多久了,我们加快速度。”

侍卫点点头,立即按照苏七说的那样做。

不管箭雨怎么猛烈,三人都不管不顾的朝一个方向逃去。

随着他们与放箭之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箭雨明显弱了下来。

眼看着两张桌子要被火热吞灭,两名侍卫轻喝一声,用了部的内力,将桌子猛的朝前面砸去。

嘭的两声过后,霎时响起不少的闷哼声,刺客应声而倒。

暖暖的温馨少女十分纯真

苏七朝后看了一眼,又有无数的箭雨夹带着火球朝这边而来,隐约间,她似乎看到了饭馆里的食客与掌柜小二正在往外逃,小七骑在大白背上,混在人群之中。

所有刺客都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压根没去管饭馆里的人。

见状,她暗自松了一口气,很快又绷紧浑身神经,专注的面对眼前的困境。

两个侍卫开了一条路出来,护着她迅速朝打开的缺口逃去。

好在饭馆的外面,是一片林子,里面树木茂盛,杂草丛生,要用箭攻,并不容易伤到人。

刺客放弃了弓箭,举剑追了上来。

他们人数众多,很快便以半包围的形态收拢。

“苏统领,属下会留下断后,你快些离开。”两个侍卫将苏七给的毒粉拿了出来。

苏七看了一眼背后紧追不舍的刺客,这个时候矫情只会拖累所有人,她点点头,“你们小心,脱身后不必寻我,去围场找夜景辰。”

“是。”

苏七当机立断的朝一个方向跑去,两名侍卫留在原地,将追上来的刺客挡下。

可他们只有两人,再加上所有刺客的目标都是苏七。

见到她跑了之后,当即也跟侍卫恋战,一部分人避开侍卫的阻拦,朝她猛追而去。

苏七没命的往前跑,林子虽然大,却没有什么可以让她藏身的地方。

后面的刺客正在逼近

她左手握着装有毒粉的瓷瓶,右手拿紧短刃。

过了没有多久,一道破空声响起,几名刺客挡住了苏七的去路。

苏七想往另一边跑,那一边也出现了刺客。

她环顾一圈四周,追上来的刺客已经把她团团围住。

“你们是往生门的人?”

她一眼便看到这些人的腰间挂着往生门的令牌。

但他们都蒙了脸,并没有以真实相貌现身。

“门主说了,让我们送你一程。”

一个刺客说完话,立即抬手刺出一剑。

其它的刺客纷纷动作起来,苏七猛地将瓷瓶里的毒粉洒出去。

几名刺客痛苦的呻呤一声,身上的皮肤瞬间转黑,手里的剑也无力坠地。

苏七将空瓷瓶扔掉,她没敢再多停留,只将几个黑衣人身上的令牌扯了下来放进布袋子里,而后继续朝前跑去。

后面又有新的刺客追上,但这会子的距离拉得有点远。

这时,她发现不远处有一颗树叶茂盛的树,她回头看了一眼不在视线范围内的刺客,三两步跑过去,利落的爬了上去,藏身到枝叶里面。

跑了这么长的时间,她呼吸急促,脸上是汗。

但她不敢放松,心弦绷紧着,慢慢的调整呼吸,让自己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也不动。

有刺客从树下跑过去,很快,又有别的刺客从他处跑过来。

她屏息蛰伏着,连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她大概数了一下,刺客至少有二十多名,或许是一直没找到她,所有刺客以地毯似的方式搜了一遍林子。

好巧不巧,几名刺客的领头人就站在她藏身的树下面。

其中一名身材较小的刺客将面巾摘下,露出一张陌生的女人脸。

“大长事,那两名侍卫负伤逃走了,苏七也下落不明,我们还需要再继续找下去么?”一名刺客开口问道。

女人默了默,“两名侍卫不用管,我们的目标是苏七,一定要尽快找到她,将她杀了,否则,夜景辰带着人从围场过来,我们这次的行动又会失败。”

苏七霎时瞪圆了眼睛,女人的脸虽然是陌生的,可她的声音没有经过伪装,正是不久前在窗外将祝灵与一名侍卫引走的温兰诺。

她仔细盯了好一会女人的脸,而后才看出,女人的脸色不太自然,像是覆着一层面具。

由此可见,这个女人就是温兰诺,不过,她与杀心一样,都戴了人皮面具。

刺客点点头,抬手示意别的刺客继续寻找苏七。

一时间,整个空间便只剩下了温兰诺与那名说话的刺客。

“大长事,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门主为何要这样费尽心思的在京城外动手?平时找个人去了结她不就行了么?”

温兰诺看了刺客一眼,“什么时候轮到你置疑门主的行事作风了?”

刺客的脸色一变,“是属下逾越了,还请大长事责罚。”

温兰诺的语调明显冷了几分,“别怪我没提醒你,多做事少说话,门主要留她,不过是想验证一件事,如今那件事验证完了,自然不必再留她坏事。”

苏七听到这,眉心立即拢成一团。

杀心要验证一件事?究竟是什么事?

温兰诺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却与刺客换了一个话题。

“人马召集得如何了?”

刺客回道:“准备得差不多了,只待那边将银子送到,我便能将人马给他。”

温兰诺点点头,“我倒想瞧瞧那人想玩出什么花样来。”

刺客笑着拍了个马屁,“那位就算再能玩出花样,也逃不过门主的手掌心。”

温兰诺板着的脸这才笑了笑,大概是面具的原因,像是在皮笑肉不笑。

“他想挑起战事,那便让他去做好了,这一点与我们不谋而和,省得暴露了我们。”

“大长事英明。”

这时,去找苏七的从折返回来禀报,“大长事,属下在林子的边缘处发现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