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婧看了李天一眼,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内心却是掀起一番波澜。

“这个李天,气势比以往更加的骇人了,竟然让我生出一种不敢反抗的感觉来……”

她心中暗自呢喃着。

不由得想到第一次见到李天的时候,那会的李天看起来很好说话,并且态度谦和,根本不像是什么有城府的样子。

可现在的李天,竟然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不得不说,李天这一段时间里的成长,实在是太过快了。

心里这般想着,许婧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笑颜如花道:“跟在身边的待遇,可比我在富江拍卖行好太多了,我当然不会背叛了。”

这无疑是表忠心了。

但李天也不信许婧的话,至少现在这个时候,许婧并没有做出什么让他不悦的事情来就足够了。

李天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谈下去,道:“对方想什么时候见面?”

“现在就可以!”

许婧道:“那位早在几天前就过来了,似乎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与商议。”

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

“很重要的事情?”

李天微微挑眉,他可不知道,自己跟这个富江拍卖行背后的老板,有什么直接联系?

若非他拿出了培元丹来,只怕连接触到富江拍卖行高层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对方竟然是有事情要找他谈?

“那走吧,过去看看,我也很好奇,这富江拍卖行的老板,到底是什么人物。”

李天说着便站起身来。

许婧当即点头,跟着李天一块往外走。

两人同坐一车,不多时来到了千丰大酒店。

许婧虽然脱离了富江拍卖行,但酒店里的人都认识她,在她的招呼下,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直上顶楼。

在一个包间里,李天看到了这个富江拍卖行的老板。

那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人,身着锦服,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给人一种充满贵气的感觉。

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晏清风身边的那位老仆,宫柯!

“李先生,久仰大名,请坐!”

宫柯是听从了晏清风的吩咐来到青州的,此时看到了李天,眼神中不禁带着几分审视,上下打量着李天。

越看,他内心越是吃惊!

“像,实在是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啊!”

他心中暗暗想着,但很快他就平复了下来。

毕竟,李天的背景,是他去调查的,当然知道李天到底是什么来历,只是此时看到了,他依旧感到有些惊讶。

但他仔细的打量一番后,就发现了不同之处。

京都李家那位,是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精通,身子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而眼前这个李天,却是气息内敛,气势浑厚,根本不是京都那一位所能比拟的!

一位是天之骄子,一位则是出身市井,可气质上,眼前这位李天,更像是出自豪门的那一位。

“李先生,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宫柯,是富江拍卖行的老板。”

宫柯内心思绪不断,面上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谦谦有礼的向李天自我介绍。

“宫先生,不知道找我是有什么事情?”李天神色莫名的看着他,开门见山的问道。

“呵呵,不着急,不着急。小许,先出去,我跟这位李先生谈一谈。”

宫柯卖着关子,让许婧先出去。

许婧也是头一次看到宫柯,心里纵使有些好奇,还是往外面走了出去。

等包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之后,宫柯忽然开口,“李先生,不知道我是要叫李天,还是叫李乾呢?”

“李天?李乾?”

这个名字出来,李天双目一凝,可很快又平复了下去,“我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李天坐不更名,立不改姓,所说的李乾,是什么意思?”

“呵呵,李先生,咱们就不需要打哑谜了吧?去了云城一趟,应该从李家出来的那位仆人的口中,得知了的身世吧?”

宫柯似笑非笑地说道。

李天微微皱眉,拳头紧了又松。

他当然知道“李乾”这个名字是什么含义。

实际上,从李梅的口中,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而他自己,也并非叫李天,而是“李乾”!

当年,这个身体的父亲,将其从李家带出来,为了不让他受到迫害,带到云城的曙光福利院,并且将他的名字改为李天。

乾之一字,代表的是天。

“二十几年前,李家的儿媳,其实是生了一对双胞胎,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李家老太,执意要将其大子处死,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保护他们的大儿子,李家独子将其带了出来,不知道送往何处,却没想到,会在这小小的青州出现,并且取得了如此傲人的成绩!”

宫柯娓娓道来,显然是早就将李天的来历背景调查得一清二楚。

李天闻言双目一凝,忽然笑道:“富江拍卖行的能量,果然很大,竟然连这些事情都能调查到,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今天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自然是有的。”

宫柯笑道:“京都那边,出事了!”

这一番话出来,如同是开关制动一般,直接让整个包间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李天的内心更是倏然一惊,立刻联想到,京都出事,怕是与那个李家有直接联系。

果然,没等李天开口,宫柯已然继续道:“李家那位太子爷,在云中间与人争风吃醋,打死了京都另一个大家族的家主之子,现在已经被收监入狱,两大家族之间的博弈,只怕李家那位太子爷,很难身而退。”

“相信要不了多久,京都李家就会派人过来找,让回去,以李家长子的身份,主持大局!”

李天道:“这些事情,与富江拍卖行又有什么关系?莫非,富江拍卖行也隶属于李家不成?”

“当然不是,只是我们富江拍卖行想与李先生谈一下合作。”宫柯道。

“哦?合作吗?”

李天冷笑一声,道:“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的家伙,拿什么诚意来跟我谈合作?想谈,麻烦汇报身后的人,让他亲自来找我!”

说完,李天转身便往外面大步走去。

留下愣在当场的宫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