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爹,怎么宠的宝贝女儿,亲儿子可以不管!但也要讲讲理好不好?反正不能以伤害我妈咪为代价!亲儿子不允许!”

林诺小朋友护妈力是强劲的。无论是谁,照怼不误。

“亲爹怎么不讲理了?晚晚妹妹才几个月大,隔奶很可怜的!做为她的亲哥哥,有点儿同情心好不好?”

封行朗一边讲道理,一边威吓,“吃完早餐练的书法去吧!把‘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写上一百遍!少一遍,小心的P股又要挨妈咪的柳树条子了!”

封行朗在‘善意’的提醒大儿子:看来还是挨妈咪的柳树条少了!

“就算亲儿子挨了妈咪再多的柳树条,也会义无反顾保护妈咪的!哼!”

在跟亲爹封行朗的较劲儿中,林诺小朋友是越来越强大了。

大儿子的这番话,让当妈的雪落感动不已。

自从有了小儿子和小女儿之后,自己的确冷落了大儿子不少,而平日里动辄就是柳树条伺候。

想想为了如自己,也为了如男人生个小情人的心愿,的确疏忽了不少的东西:小儿子没照顾好,大儿子没照顾到!

“封行朗,赶紧把闺女抱过去喂米糊!”

雪落直接将嗷嗷哼哭的女儿塞去了丈夫的怀里,然后便朝餐桌前的大儿子走来。

蓝天下有位佳人如此纯真

“诺诺,妈咪去给们做笑脸果盘好不好?”雪落轻拥过儿子越发高大壮实的上身。

“妈咪,照顾三个孩子很辛苦的……要好好注意休息哦!亲儿子都已经吃饱了!”

林诺小朋友将最后一块三明治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又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牛奶,早餐就算完事了。

“诺诺,谢谢……是妈咪前世今生最佳的情人!妈咪谢谢的陪伴!谢谢的守护!”

感情突然丰富起来的雪落,抱在自己的大儿子就这么哽咽了。

“妈咪,怎么哭了?亲儿子要妈咪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林诺转过身来,轻轻的替妈咪擦拭去了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

“妈咪这是幸福的泪水、感动的泪水!妈咪此生最无怨无悔的事:就是生下了!”

雪落亲了亲大儿子的额头,“诺诺,是妈咪的骄傲!永远的骄傲!”

“妈咪也是亲儿子的骄傲!全世界最好最好的妈咪!唯一!”

林诺在拥抱在妈咪的同时,还不忘赏了亲爹一记傲娇的眼神儿:虽然妈咪偶尔会打大亲儿子,但大亲儿子永远都是妈咪的最佳情人!离间不了的!

封行朗敛了敛神情。没去接大儿子的挑衅。他知道妻子跟大儿子有过五年相依为命的深厚感情,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离间’得了的!

只是女儿的口粮……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的!

“团团,怎么只吃小饼干啊?多吃点儿鲜虾卷儿,吃不胖而且还能长个儿哦!”

雪落这才关注到餐桌上还吃着早餐的封团团,便给她夹了两个鲜虾卷。

“谢谢叔妈。”

封团团淡声感谢之后,便吃了那两个鲜虾卷儿,懂事又乖巧。

“不用谢的!叔妈最喜欢团团了!长得又漂亮,而且还懂事。”

雪落轻抚着团团的柔发。小家伙能自己主动下楼来吃早餐,所有人都松下了一口气。

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翻篇了,团团会慢慢的接受莫冉冉肚子里同父异母的孩子。

“雪落,给晚晚喂点儿奶吧……晚晚知道错了!她刚刚已经答应过我,以后再也不咬妈咪了!”

封行朗怀抱着哭哭啼啼的女儿,在妻子面前玩起了苦肉计。

“要还咬怎么办?”雪落横了一眼卖惨中的父女俩,哼声问。

“我让打!打到出气了为止!”某人信誓旦旦的。

“那行!就依!到时候可别后悔!”

看着女儿那哼哼卿卿的小模样,雪落顺着台阶就下了。自己亲生的女儿,她又岂会不心疼呢。

为了女儿能喝上母乳,别说挨打了,就是扒他封行朗几层皮,他都乐意。

“团团起来了?这么早?安奶奶有没有做我家团团爱吃的泡芙和玉米烙啊?”

封立昕是搀扶着怀孕中的妻子下楼来的。那模样,各种的小心翼翼,是生怕小妻子磕着碰着。

见到餐桌前的封团团后,莫冉冉立刻将搀扶自己的丈夫推离开。

以她的身体素质,才三个多月的身孕是根本不需要别人搀扶的;但立昕哥执意要扶着她下楼梯,她也没办法。

说真的,在得知小妻子竟然能成功的自然怀孕后,封立昕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那是对他一个男人基本功能的肯定。

再则,自己‘老来得子’,着实让他激动不已。

女儿团团的孕育,他只有当个旁观者;而妻子冉冉的孕育,他可以全身心的参与其中。一点一滴都让他感动感恩。

“爸比早,大冉冉早。”

虽说团团招呼的声音不高,但她能主动给莫冉冉打招呼,这已经很难得了。

“团团早!大冉冉这就去给做喜欢吃的玉米烙!”见团团主动叫自己,莫冉冉也挺高兴的。

“不用了,我跟诺诺哥哥都吃好早餐了!”封团团乖巧的说道。

大家都以为团团是想通了,也懂事了;但莫管家和封行朗却微微蹙起了眉宇。

一个是因为太过在乎自己女儿肚子里的封家子嗣;

一个是因为了解封团团的秉性和脾气。

在临行离开封家之前,封行朗淡声叮嘱了莫管家一句:“老莫,照看好团团!也照顾好冉冉!”

莫管家连连点头。他比谁都上心女儿肚子里的封家男嗣。

……

白默最近的精神很是亢奋。

大部分是源于朵朵对他的原谅,还有就是每天蠢蠢欲动的念想。

白默第一次感觉到:把两个女儿宠成现在这样,也挺不方便的。打是肯定舍不得打,偶尔责备一两句,两个小东西就跟他对着干。

就好比现在,豆豆芽芽每天都会缠着妈咪一起睡。美其名曰要保护妈咪不被坏蛋爸比欺负。

赶也赶不走,训也训不离。白默什么理由都用上了,大道理讲了几箩筐,两个小家伙就是不肯跟妈咪分开睡。

每天晚上,两个孩子就像护花使者一样,左右各一个,紧紧的相拥在妈咪袁朵朵的身边。

白默是看得着,却亲不着;心里痒痒的那叫一个难受。

有几天晚上,白默尝试着小心翼翼的将两个女儿从朵朵的身边抱离。

抱豆豆的时候,一切都还顺利;小可爱睡得很实,像只小猪崽子似的,被爸比白默从一张床抱到了另一张床,她也能安然入睡。只是中途哼哼了一两声。

但到了芽芽这里,似乎就没那么好糊弄了。好不容易将小家伙的小手从朵朵的臂弯里拿开,刚把她的小身体挪开一点儿时,小家伙的眼睛就睁开了。而且还睁得大大的。

“爸比,在干什么?”芽芽睡眼惺忪的问。

“哦,爸比没干什么!爸比见的手露在被子外面了,怕着凉……所以想把盖好被子!”说谎的白默心里着实一慌。

“爸比,又想把我抱走,然后好欺负妈咪是不是?”芽芽已经没有那么好糊弄了。

当她看到妈咪的另一侧睡着的豆豆已经被爸比抱走了时,她便立刻扯着嗓子哭喊起来:

“豆豆姐姐……豆豆姐姐,快来帮帮我!爸比又要欺负妈咪了!快点儿来!”

于是,被闹腾醒的袁朵朵,不得不花上一个多小时才重新哄睡了两个女儿。

白默坐在木地板上,就这么怨怨的看着‘不配合’他的袁朵朵。

白默的意思是想:把两个女儿哄睡之后,可以去我房间的啊……可袁朵朵在哄睡女儿之后,已经疲惫困乏得不行。压根不会想着这凌晨一两点的去跟白默做那些夫妻之间的亲密事儿。他是体会不到两个闹腾的孩子有多难带。关键还是

被他白默宠坏的孩子。

豆豆芽芽是吃准了爸比不会骂她们,更舍不得打她们,所以才会这么的有恃无恐。

再说了,她们保护妈咪,可是诺诺哥哥教她们的。是很正义的行为!

吃一堑长一智的白默,决定今晚不抱走两个女儿了,而是改抱朵朵。

功夫不负有心人 ,白默觉得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朵朵房间的大床上,两个女儿睡在一起;而朵朵就睡在最外边。稍为棘手的是,芽芽睡在中间。

白默先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芽芽只是贴近着朵朵,并没有肢体上的接触;于是,他便开始将睡在边沿上的朵朵朝外挪动起来。

就白默那身板儿,要抱挪豆豆芽芽还是可以的;但想轻而易举的抱走袁朵朵,怕是有些费劲儿。

其实在白默的手托抱住自己的腰际时,朵朵便已经醒了。但她却没有吭声。

一来是担心把两个女儿吵醒了;二来也是想看看白默究竟想干什么。

五十多公斤的朵朵,白默想公主抱还是挺费劲的。但让袁朵朵惊艳的是,白默还真把她给抱起了身。

虽说白默鼻间的气息粗重如牛,但还是成功的将朵朵从床上给抱了起来。

当时的朵朵还是有那么点儿小害羞的。因为她知道白默想干什么。

有那么点儿期待,又有那么点儿小羞涩……毕竟她已经很久没跟白默亲近过了!是继续装睡呢……还是继续装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