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豹头将穿上衣物的卡斯特丢出御龙城时,这家伙才相信封行朗是真的把他给放了!

他艰难的挪出几百米,发现身后并没有什么人跟着,便一路狂奔的离开。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家伙的抗打能力,绝对是超出常人的!

正常人都会有求生的强烈**,更何况卡斯特还是一个极具野心的人!他当然不会选择白白的好死在御龙城里,死得不明不白!

“真就这么放他走了?不用派人跟着?”

严邦是顺从的。他遵照封行朗的意思把卡斯特给放了回去。但心里总会有些不爽:毕竟那是他费力逮回来的俘虏。

“这人你打也打爽了,虐也虐过瘾了,既然从他口中问不出什么来,对我们来说,他只不过是个浪费粮食的造粪机器罢了!”

封行朗斜了严邦一眼,便转身走御龙城的生活区走去。

“朗,今晚安排个拳击赛给你消遣解闷儿?找了个退役的金腰带,看他被打得满地找牙,应该挺过瘾的!”

严邦跟上了封行朗的步伐,给他提议着今晚的娱乐项目。

看一个满载荣誉的拳击手被人在擂台上打得满地找牙?真够变态的提议!

“严邦,你是越来越变态了!追求别人心理反差后的刺激?”封行朗哼问。

清新妹子都市浪漫时光唯美写真

“就看个比赛而已!这也能被你逮住教训一通呢!”

严邦搭上封行朗的肩膀,两个一起朝御龙城的生活区走去。

整个御龙城的人都知道:老板严邦视封行朗如情同手足的生死兄弟!并不会有人异议什么。

封行朗刚走到门外,门便被邢十五打来开来。应该是听到封行朗的脚步声。

“爸爸……”邢十五是欢喜的。虽说他是个内敛的孩子。

“嗯,吃早餐了没有?”

封行朗抱起邢十五,嗅到了他嘴里残留的海鲜味儿,“让爸爸猜猜……十五一定是吃了海鲜饭,还有慕斯蛋糕?”

“爸爸你好厉害!”

小家伙惊喜的称赞。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两个他最爱吃的食物,是封行朗让厨子专门做好送来的。

“今天跟爸爸去上班呢?还是留在这里陪妈妈?”

封行朗瞄了一眼正在手指甲上抹着什么东西的封二太太。

“我想陪爸爸去上班……”

小家伙顾虑的说道,“但是我跟诺诺弟弟长得不一样,他们认出我来就麻烦了!”

“放心,有爸爸在,他们认不出你的!”

封行朗将邢十五偏抱到右手臂弯里,然后微侧的看向女人,“封二太太,要跟我一起出去透透气么?”

“是带我去见颂泰么?其它的免谈!”

女人只是抬眸瞟了封行朗一眼,一副不冷不热的淡漠样儿。

其实封行朗到是比女人更想见到丛刚那家伙!只是丛刚那狗东西神出鬼没的,并不是想见就能见到他的。用封行朗的话说,就是得意忘形的装x货!

等处理掉塞雷斯托,自己一定会教他重新好好做人!

……

自从豆豆芽芽学会打电话之后,袁朵朵的手机一天之内就不定时的响个没停。

“妈咪……我是芽芽!”

“妈咪……我是豆豆!”

刚开始是芽芽,然后又换成了豆豆。关键两个小宝贝还不肯一起打电话!

比如说,豆豆会等芽芽讲完了电话,她才把妈咪的号码再按上一遍,重新拨打一回。

整套动作和流程,小家伙都要重新做上一遍。

两个小可爱并不觉得给妈咪打电话的次数有那么点儿多了;可接电话的袁朵朵是真被烦到了。

吃饭的时候打,睡觉的时候打,这也就算了,关键在袁朵朵上班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也只要想起来,便不加节制的给妈咪打电话。袁朵朵要是不接,或是接慢了,那她的手机便会没完没了的作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休息不好,还是昨晚加班加晚了,关键领导请同事们一起吃夜宵的时候,她又节俭的把那些剩下的冰镇果汁都喝光了。

用白默的话说,袁朵朵永远改不了她市井小市民节俭到抠门的劣根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