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多吃点。”

……

张博忍不住瞪了一眼诸葛云。

之前还说他,现在还不是盗用他的说法?

…….

诸葛云满脸无辜,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就是下意识的怼了老大一句。

纯粹是自然反应。

他自己都愣了一下。

……

萧骁笑了笑,“好了,我们吃饭吧。”

……

碎花裙美眉绿野丛林间唯美高清写真

姚家的邀请来得比预想中的早很多。

……

三天后,萧骁接到姚瑞的电话时有些意外。

姚华这么快就出院了?

不说他伤势的恢复速度如何。

他以为光是说服那位大少爷向他道歉这件事应该就要费上不少的时间。

……

“萧师傅,这个礼拜六上午九点来接您可以吗?”

“可以。”

“好的,那我们就恭候萧师傅的大驾了。”

……

“那萧师傅,我不打扰你了。”

“我们这个礼拜六见。”

“嗯,再见。”

萧骁挂断了电话。

……

“老三,你这个礼拜六要去姚家吃饭?”

听到萧骁讲电话的几人看过来。

“嗯。”

萧骁点头。

“那位大少爷这么快就出院了?”

诸葛云翘起二郎腿,“倒是恢复得挺快的嘛。”

“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赵律正撇嘴,“哪有这么娇气?”

“人家可是大少爷啊。”

诸葛云腿抖得更欢了,“当然不是尔等皮糙肉厚之辈能比的。”

……

张博、赵律正:……

萧骁微扬眉梢,嘴角微微勾起。

他倒的确觉得自己很是皮糙肉厚。

物防可不是一般的高。

……

星晴六上午九点左右,萧骁坐进了姚家派来接他的车子。

“萧师傅。”

司机并不陌生。

就是上次送他回学校的司机叔叔。

……

“你好。”

萧骁笑了起来。

……

车子开得很平稳。

萧骁微敛双目靠在椅背上养神。

……

以前的他其实是有些晕车的。

也有了在车上闭目养神的习惯。

……

高中的时候,他坐公交车上下学。

就算没有位置坐,他也会就着站着的姿势、拉着手环陷入半迷糊的状态。

这样无视环境的睡姿总是会让车上热心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叹一声现在的学生学习真是太辛苦了。

……

现在虽然不晕车了,但是坐在车上,他还是会习惯性的阖眼休息。

偶然也会看看外边的风景。

……

“萧师傅,到了。”

司机停好车后,转头对后座的萧骁轻声说道。

……

萧骁睁开眼睛。

窗外是一幢欧式风格的洋房。

绿荫繁花掩映下,更是有几分大气雍容的感觉。

……

司机为萧骁打开了车门。

站在门口的姚瑞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萧师傅。”

身后赫然跟着的是姚岚跟……坐着轮椅的姚华。

……

萧骁想起姚岚之前说的姚华脚趾骨折的事,心里便对姚华此时的样子有了几分的了然。

……

“萧师傅,欢迎欢迎。”

姚瑞握住萧骁的手摇了几下,感受到手背上阳光的温度,他没有急着寒暄,而是说道,“萧师傅,先进屋再说吧。”

“这夏天快到了,天气也是一天比一天热了。”

……

走进屋内,一对中年夫妻站在玄关口笑着向他望来。

他们的身份呼之欲出。

……

果然。

“萧师傅,这是我的爸爸妈妈。”

姚瑞为双方做介绍,“爸,妈,这位就是救了小华的萧师傅。”

……

“姚叔叔、姚阿姨,您们好。”

“你好,萧师傅,快进屋坐。”

……

萧骁换好鞋子后,跟着姚家夫妇走到了客厅。

有佣人为他上了茶。

“谢谢。”

萧骁端起茶杯,馥郁的茶香让他眼前一亮。

是上等的君山银针。

……

“小华过来。”

姚母招呼着沉默的小儿子。

……

正如萧骁所想的。

为了说服姚华,姚家的确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

姚华醒来后,之前命悬一线的恐惧散去后,满脑子的就是这次丢脸丢大了。

身上的隐隐作痛完比不上他心里的纠结与难捱。

……

一想到别人会在背后怎么说他,他就辗转反侧、心神不宁。

那家马术俱乐部,就算有心虚之嫌,他也是再也不会去了。

……

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

满腔的郁愤之情让他的脾气愈发的暴躁与喜怒无常起来。

他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

而萧骁,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

都是那个家伙的错。

从他遇到那个莫名其妙的萧师傅后,他就一直在倒霉。

最后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差点掉下马背,身形狼狈,歇斯底里。

而那个人,却是成为了救他的英雄。

明明一切都是那个人害的。

……

他都已经在想着等他出院要怎么好好招呼那个家伙了。

他要亲自出手教训。

他要看着对方比他还要狼狈不堪的样子。

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掩去他之前的丢脸画面。

……

就在他心里磨刀霍霍、甚至有几分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院好好大发神威的时候。

结果,爸爸妈妈还有大哥竟然要他对那个萧师傅道谢还有道歉。

连为他出头的二姐都被他们要求道歉了。

……

为什么?

凭什么?

他又是疑惑又是不服。

更多的却是不甘。

他绝对不要对那个家伙低头!

……

他在心里这么狠狠的说道。

只是,很快,他就自己打脸了。

……

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就算他在别人眼里是一个不成器的弟弟。

大哥也从来不会对他敷衍。

他尊敬这样的大哥。

所以,在看完了大哥给他的关于萧师傅的资料后,他沉默了。

……

都是些似是而非的信息。

毕竟,其中涉及的家族的消息不是那么好获取的。

……

但是,就算只是些片鳞半爪的信息,他也知道,这个萧师傅不是他一开始以为的装模作样的骗子。

知道了这一点,他就没有办法只是凭着一时意气去找那位萧师傅的麻烦了。

……

而且,他想到了自己以为是梦魇的那场幻觉。

会不会是……

……

毕竟资料中也猜测,萧师傅是有着特殊能力的高人。

……

他记得那场恐怖的幻觉……就是在他挑衅了萧师傅之后才有的。

……

突然,一双无波无澜、其中却似浮着碎裂薄冰的清寒双眸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