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升的雷霆手腕,让整个深圳公司瞬间就陷入了震荡当中,几乎所有中高层都是人人自危,这些年长安系在野蛮生长以后,秦家几乎对三巨头下面所负责资产不闻不问,每年只要把秦家该得的利益上缴总部就行,更是会利用长安系的资源给秦家这边的公司足够多的利益,这才让三巨头迅速的发展了起来,这些带来的不仅仅是利益,更多的是资源。

他们虽然利用长安系以及秦家的资源将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壮大,可是属于秦家这边的利益增长是越来越低,谁都能清楚其中的猫腻,必然是他们给自己中饱私囊了,更不用说挪用了多少资金等等,秦长安对这些事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他们不要太过分就行,何况他们也知道底线在那里,更知道秦长安的能量,当然不会太过分了。

不过纵然如此,这三巨头也是赚的盆满钵满,纷纷入股了不少相关公司,更是成了属于他们的公司,俨然有脱离秦家的趋势,不过只要秦长安在,他们自然就不敢了。

可谁知道,秦家这次遇到了这么大的风波,秦长安更是踉跄入狱了,这时候三巨头就要想自己的出路了,到底是继续为秦家卖命呢,还是舍弃而独立?

包凡选择了前者,而何勇和宋世鑫选择了后者,包凡也或许是看的更清楚也或许是因为没有选择,毕竟他身处上海,可是最先认可秦升地位的却是他,他选择何勇宋世鑫那条路,所以秦升给了包凡优厚的待遇,不仅让包凡顺利退出秦家,更是让包凡可以入股秦家的新公司,并给与包凡董事席位,这也或许是因为包凡和秦升的私交不错。

但是,如果何勇和宋世鑫也选择了这条路,那秦升也会如此对待,至于他们以前所侵占的那些利益,秦家也会息事宁人的选择性无视,谁让秦家是多难之秋,不愿意这么的折腾。

可惜,他们却偏偏选择站在了秦家的对立面,更是联合外人针对秦家以及秦升,这就是秦家不能忍的地方,纵然付出惨重的代价,也要收拾了宋世鑫和何勇,不然秦家以后怎么立威,人人都可以欺负秦家了。

现在,秦升来到了深圳,他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谁都能看出来,就是要铁腕整治何勇,特别是在何勇知道他来深圳了,却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来见他,这让秦升更不能忍了。如果何勇第一时间来见他,秦升可能会退让性的选择跟他和解,只要何勇给出的条件足够有诚意,但是秦升现在不会了,除非何勇吐血。

深圳公司的常务副总和财务总监被当场解雇,何勇深圳公司总经理的职务被暂停,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何勇的耳朵里,这让刚刚从某位领导家里出来的何勇很是恼火,他气急败坏的喊道“士可杀不可辱,他秦升这是在羞辱我,我在秦家兢兢业业这么多年,秦长安都不敢这么对我,他算什么东西?”

也或许是跟那位领导的见面谈的不怎么不愉快,那位领导说了这是他们内部的私事,他自然不好介入,除非是他何勇跟其他公司有了争执,他才能有借口施压,更何况秦家的能量不简单,他只是一个市级领导,也不愿意去得罪秦家。

虽然何勇很不高兴,可表面上却也只能赔笑,除非他还要继续

在深圳混,不然他不会撕破脸皮的,至于深圳潮汕资本那边,这位领导倒也开口帮忙了,说他会给那边施压的,至于结果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粉嫩小公主的独立日

段凯有些担心道“老哥,当务之急是怎么稳住军心,别让内部这些中高层互相举报,不然到时候秦家的把柄越多,就越能置我们于死地啊”

何勇思索片刻说道“还没那么严重,真正知道我们秘密的也就那么四五个人,他们都有把柄在我们手里,只要你好好敲打他们,我想他们不会乱说话的,至于老刘你告诉他让他别担心,只要他什么都别说,等到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会让他过来当副总裁。还有财务总监赵琦,想办法让他先出去躲一段时间,如果能出国的话最好,他要是不愿意的话,你也别客气,反正他的把柄在我们手里,一旦他跟秦家那边有接触的话,到时候想办法除掉他,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而且这货比较胆小怕事,老刘我不担心,最担心的就是他了”

段凯直接回道“老哥,你放心就是了,公司那几个高管我都派人盯着了,不管是谁都有可能泄露秘密,真要有这个苗头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到时候再把事情推到秦家的身上,我看他秦家在深圳怎么做事?”

“方天业那边怎么样了,约到了没有?”何勇很是关心的问道。

段凯很是得意的笑道“您交代的事情,我怎么能办不到呢?已经约到了,订在今天晚上八点,地点在深圳湾那边的海景餐厅,不过他只给我们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半个小时已经足够了,既然方天业答应见我,那看来这事跟方家的关系还挺大的,不过只要方天业刚开口,我也不怕他狮子大张口,大不了就是损失点利益么,只要能让这件事情过去,等到有一天我定然也会想办法让他吐出来”何勇恶狠狠的说道,他从来都是一个狠角色,当年跟着秦长安打天下的时候就是如此,秦升真要把他逼急了,他就把秦家当年的一些事情吐出来,反正秦家本就在风尖浪头之上,只要他秦家不怕就行。

段凯继续问道“老哥,用不用盯着秦升?”

“随便找几个人盯着就行,他现在已经是在名牌打我了,就算是盯着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将精力放在我们这边,省的到时候被人釜底抽薪了”何勇随口说道,他现在真是有些头疼,谁知道秦家会跟六叔龙老那边和解,六叔龙老瞬间就抛弃了他们,如果六叔龙老继续跟秦家对抗,他这边也不会有这些麻烦了。

晚上八点,何勇准时来到了深圳湾这边的一家露天餐厅,这家餐厅在深圳湾某家酒店的露台上,可以眺望整个深圳湾的风景,特别是那几栋高耸入云的地标性建筑,到了晚上无比的璀璨,如今的深圳湾是越来越繁华了,很多人都愿意住在这边,比如那寸土寸金的深圳湾壹号,听说都已经快要售罄了,而光是看房就得有五百万的押金,真是有趣啊。

何勇独自坐在这里,段凯跟保镖坐在不远处的座位上,何勇认识方天业,方天业也见过何勇,他们以前有不少交集,方家是潮汕起家的,潮汕商会里面好几位大佬都跟方家有直接间接的关系,而何勇也没少参加潮汕商会以及潮汕大佬的聚会。

当方天业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八点

半了,他让何勇足足等了四十分钟,如果是以往的话何勇可能早就离开了,可是今天有求于方家,何勇也只能这么忍着,他都怀疑这是方天业故意让在等,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方天业其实早就已经到了,只不过在里面跟人聊了点事情而已。

“何总,不好意思,当你久等了啊”方天业走过来后笑着说道,同时主动伸手和何勇握手,他虽然要比何勇年轻不少,但是在何勇面前却更有底气,谁让他的背后是方家呢?这就是那些大家族的子弟出门在外为什么气度非凡的原因,你背后要是有一个大家族支持,你也用看谁的脸色。

何勇轻笑道“方老弟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见我何勇,我何勇已经很知足了,哪敢还说什么?”

何勇这话已经很有怨气了。

方天业坐下以后也没跟何勇客气,直言道“何总,那你就直说什么事吧,咱们俩也没什么交集,你这突然要见我,我还有些惶恐,再说我也不敢打扰何总太多时间,毕竟何总也是大忙人嘛”

何勇心里嘀咕我忙你骂了隔壁,嘴上却说道“方老弟,我知道方家在深圳有不少产业,我对方家也比较敬佩,是不是下面那些人哪里得罪了方家,如果有这事的话,我在这里先给方家道歉了”

“何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懂了”方天业故意装糊涂道。

何勇继续说道“或者说,是方家看上了我下面哪个项目,我确实这几年屯了好几块黄金地段的地,方家要是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共同开放,当然由方家主导,如果方家不愿意共同开发,我也可以让出来”

方天业没想到何勇的态度如此的恭敬,这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可他已经知道了何勇的本来目的,只能继续说道“何总,您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我们方家不缺项目,也没看上您哪块地,您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啊”

方天业还是不愿意接招,这让何勇心里充满了怨气,你特么嘴上说什么都没有,可是背地里却阴我,你这算怎么回事?

何勇收起笑容,直言道“既然我们什么冲突也没有,方家也没有看上我哪个项目,那我就不明白方家为什么要针对我何勇了?”

方天业听到这话立刻露出震惊的表情,只是这演技略显浮夸啊,毕竟不是专业演员出身啊,他惊讶的起身道“什么,有这回事?”

何勇再蠢也能看出来方天业在装糊涂,他心里再次咒骂吧,你装,你丫给我继续装……

何勇这些年因为秦家的背景,什么时候给人如此低三下气过,特别是那些大佬为了获得秦家的帮助,在他面前可是无比的恭敬,谁曾知道他也有这么一天。

既然方天业要这么装糊涂,何勇也只能继续把事情放在台面上来讲了,他直言不讳道“方总,我承认你们方家是家大业大啊,可这么欺负我何勇算怎么回事?如果不是你们施压,我那几位潮汕的朋友为什么突然停止了合作?也只有你们方家有这么大的影响了”

“无稽之谈,纯属无稽之谈”方天业摆明了今天就是死不承认,他一脸茫然的回道。

何勇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他显然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