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件事情还是早起的百姓发现的。

这位百姓自从四座大桥修建成功以后。

每日早晨,都会围绕着四座大桥溜达上一圈。

一边欣赏早晨的长安城,一边散步。

可是走着走着。

他便发现了一件让自己汗毛倒立的事情。

好端端的护城河,早就结冰了。

可是有一处冰窟窿非常的扎眼。

而且冰窟窿哪里,明显可以看到两道人影。

发现这一幕,老张当场就吓坏了。

这可是盛世天下啊。

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

长安城多年没有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了。

若是他杀的话,这可就是捅破大天的事情。

张老汉惊慌过后,瞬间便冷静了下来。

他撒开脚丫子便往长安城里跑去。

京兆府尹此时还没有正式上班。

不过还是有值守人员的。

听到张老汉的描述。

两人立即跟随张老汉来到事发现场。

一人骑上快马直奔京兆府尹李牧的府邸报告去了。

京兆府尹李牧听闻汇报,不敢怠慢啊。

毕竟是事关两条人命的案子。

而且是年关将近,这样的恶性案子,势必会引起整个长安城百姓的震动。

弄不好,陛下都会大发雷霆。

皆是责怪到他这个京兆府尹的头上。

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下场。

李牧急忙赶到了京兆府。

此时两位随张老汉到现场的官差。

已经将两个冻僵的尸体给带了回来。

这是两位年青人啊。

而且还是一男一女。

如此豆蔻年华就被人谋害,实在是惨无人道啊。

李牧当场就是大发雷霆。

下令一定要严查此案。

“老爷,这案子怕不是凶杀案。”

“这里有一封遗书。”

负责尸检的仵作,将一封被冰水浸泡的遗书呈了上来。

虽然被冰水浸泡过,好在字迹还依稀可辨。

事情的缘由弄清楚了。

原来这俩孩子一个是长乐学院的,一个是女子学院的。

男子还是长乐学院足球队的主力队员。

两人自小就是青梅竹马,在一个胡同里长大。

可是到了婚嫁的年纪。

女方父母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

只是因为男方父母,都是年老多病。

害怕自己的女儿过去受苦。

所以要棒打鸳鸯散。

而且将女子许配给了,女子并不喜欢的男子。

这个时候,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两个相爱的年青人,看来是无法注定走到一起的。

心灰意冷的他们,相约决定到另一个世界去相爱。

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李牧一看遗书,当场就傻眼了。

这不是凶杀案,属于是自杀。

可是活生生两条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这案子怎么办啊?

因为在将两具尸体拉回到京兆府的时候。

许多早起的百姓都目睹了。

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是满城皆知了。

可是,这自杀的案子。

就算不算是案子了。

算不上是案子,可是李牧心里终究是感觉到怪怪的。

两条生命就这样没有了。

而且自己也是有孩子的父亲。

自己的孩子也是像他们这般年纪。

若是现在这两个孩子,有自己的一个孩子在其中。

自己又应该如何处置?

李牧看着两具冻僵的躯体。

心里不断的在思索着。

林然此时正要出门前往设计院。

恰巧碰到刘鹏急匆匆的回来。

早晨刘鹏是去四季酒楼和茶馆,结算上一日的账目去了。

回来的路上恰巧看到了京兆府的两位官差,将两具冻僵的尸体给运了回来。

“什么,竟然发生了命案,而且还是两位年青后生?”

林然听到刘鹏的汇报。

心里面非常的惊讶。

长安城可是多年,没有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了。

而且还是两位年青的后生。

这让林然的心情瞬间非常的不好。

自己感觉已经做的很好了。

为何还有命案发生,而且还是在年关临近的时候。

莫非是为了钱财?

可是不对啊,为了钱财的话,没有理由对年青人下手啊。

于是,林然临时改变了主意。

开车直奔京兆府而去。

虽然这凶案的事情,与他无关,也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

可是既然知道了,若是不能知道真正结果的话。

对于林然来说,心里难安。

“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然来到京兆府的时候。

李牧还在原地兜圈圈。

那副来回踱步的模样,让林然笃定,这里面有事。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事情。

“下官见过王爷,给王爷请安。”

李牧闻言,看到是林然亲临京兆府。

立即恭敬的施礼说道。

这还是天下王第一次关顾京兆府。

“给本王说说这案子的事情,是不是让李府尹为难了?”

“王爷,下官确实是为难啊,这不是一件凶杀案,而是······”

说完,李牧将两位年青人的遗书,递给了林然。

林然看后,心里面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原来是为情所困的一对恋人。

这样的问题,即便是在后世,也是偶尔会在新闻上目睹过。

可是,自己来到大唐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而且最主要的根源,还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上。

年青人的终身大事,向来都是由父母做主。

他们和她们,根本就没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

当然自己的女儿笑笑除外。

说实在的,笑笑和裴行俭的婚姻,更像是一场自由恋爱。

就连自己和长乐,也是自由恋爱的结果。

看着年青的孩子留下的遗书。

林然心里刀割般的疼痛。

在向那地上的尸体看去。

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让林然瞬间惊呆了。

男孩竟然是长乐学院足球队的主力队员。

难怪这几场比赛,他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孩子啊,若是你早点将心里的困惑和郁闷说出来的话。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悲剧,完是可以避免的。

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啊?

归根结底还是根深蒂固的思想在作祟。

还是封建制度和思想在作怪。

这样的悲剧,有一次就足够了。

林然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惨剧发生。

“李府尹,随本王即刻面见陛下。”

林然将遗书仔细的放好,带领李牧,驱车直奔太极宫而去。

等到林然和李牧到达太极宫。

也正好是显德殿早朝的时候。

“陛下,天下王带领京兆府尹李牧,在殿外求见。”

听到内侍的汇报,李治明显的一愣。

天下王,怎么会带着京兆府尹李牧,一起前来呢?

“宣王爷和李牧觐见!”

李治愣神过后,立即开口吩咐道。

“王爷,怎么和京兆府尹李牧一起前来了?”

“是不是长安城发生了什么大案要案?”

李治这几年皇帝也不是白当的,瞬间便猜测个八九不离十。

“陛下所言甚是,长安城还真是发生了大案子。”

林然一句话,让整个显德殿的文武百官们,都震惊住了。

李治也是当场站了起来。

他知道,能让天下王称之为大案的,绝对不是小事情。

很可能是一个惊天大案。

想到这里李治也是非常着急和不安啊,如今临近年关。

长安城只从自己登基以来,还没有发生过一起大案要案。

在这节骨眼上发生要案,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情。

“李牧,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案?”

“朕,算是明白了,肯定是天下王发现了端倪,不然你是不是要准备隐瞒下去?”

李治一拍御案,厉声呵斥道!

京兆府尹李牧当场就吓趴下了。

李牧跪倒在地,使劲的磕头道。

“陛下,微臣冤枉啊!”

“微臣,真的没有想要隐瞒陛下!”

“陛下,此事确实与李牧无关。”

“而且这案子才刚刚到他的手里,本王去京兆府的时候,李牧正在办理案件之中。”

听到林然为自己开脱,李牧不由的长出一口气。

“陛下,您看看这个。”

林然掏出来遗书。

李治身边的内侍赶紧过来,将遗书恭敬的交给了陛下。

李治看完之后,心里也是非常震撼。

两位年青人竟然因为女方父母为女子指婚,而双双跳入冰冷的河窟而殉情了。

“李牧,起来吧。”

“此事,朕不能怪你。”

“纯属意外,好好安抚这对年青人的家人吧。”

“这样意外的事情,也不是我们朝廷能力所能管辖的。”

李治,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随即把遗书交给了,宰相房玄龄。

“陛下,真的以为此事与我们朝廷无关吗?”

“陛下,真的就这样看着这两个年青的孩子,就这样白白死去了吗?”

林然的话,让李治瞬间陷入了尴尬之地。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林然当朝质问自己的场景。

一时之间,李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林然的话才好。

文武百官们也是一头雾水啊。

天下王今日这是怎么了?怎么开始对着陛下开炮了。

“陛下,若是没有那该死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两个孩子本可以相爱到永远的。”

“哪位男子是长乐学院足球队的主力队员,他原本有着光明的人生和未来。”

“女子也是女子学院的高材生。两个孩子都是大唐的未来和希望。”

“可是,是什么扼杀了大唐的未来和希望?”

“是我们啊,陛下。”

“我们在坐的文武百官,都有责任啊。”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杀人凶手。”

“··············”

林然的话,让显德殿瞬间寂静无声。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立即噗通一声跪到在地。

“陛下,老臣看王爷定是大早上的喝醉了酒。”

“都是酒后一派胡言,做不得数,做不得数的。”

程咬金是气的咬牙切齿啊。

这个林然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哪有这样跟陛下说话的。

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陛下,都怪老臣,昨晚上一直劝王爷多饮几杯。”

“是老臣的错,陛下莫要责怪天下王。”

尉迟敬德也是赶紧和程咬金一起,睁着眼睛说瞎话。

别看二人是说瞎话,那可是死命的再保林然啊。

就这份心意,许多人都是拍马不及。

对于程咬金和尉迟敬德这份情意,林然心里也是感觉到暖暖的。

不过今日他一定要震醒陛下和百官们。

不能让这俩孩子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

“两位老将军,本王没有喝醉,本王心里清楚的很。”

“本王行事,一向是为国为民。”

“陛下一定会,明白本王的心思的。”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闻言,恨不得将林然按在地上摩擦。

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今日真是不知道那根弦断了。

“陛下,今日之惨剧,若是不解决,明日还会有这样的惨剧。”

“年轻人是我们大唐的希望和未来。”

“陛下难道忍心看到我们大唐的未来和希望,被束缚了思想,束缚了未来,束缚了希望?”

“若是解决这一惨剧的发生。”

“只需要陛下的一道圣旨而已。”

“臣,恳请陛下下旨。”

“废除大唐律法的若干条列。”

“首先就要废除,这该死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若是没有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两个年青的孩子何至于此?”

“陛下,所以臣以为,我们在座的各位,都对此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间接的杀人凶手。”

“···············”

显德殿里的所有人,都被林然的话,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再一次看到了林然这股大无畏的精神。

这样的话,也只有他敢在显德殿里说。

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被陛下一怒之下,让人拖出去了。

与群臣的胆战心惊相比。

李治反而非常认真的听着林然的每一句话。

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受果果的影响。

根深蒂固的以为,林然是一位盖世大英雄。

小时候的心思,长大后,不管多少年过去,都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而且事实一次又一次的证明。

眼前的天下王,确实是一位盖世大英雄。

普天之下,无人能及。

就在此时,宰相房玄龄也看完了手里的遗书。

他算是知道自己的亲家,为何严重到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杀人凶手了。

“陛下,臣以为天下王虽然言辞过于严厉。”

“可是,却也并非没有道理。”

“这对年轻人之所以走投无路,选择了一起殉情。”

“真的是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着最为直接的关系。”

“臣以为,这条律法当废,为了大唐的未来,为了这样的惨剧不再发生,实属当废。”

李治也知道,自己的姐夫和宰相说的非常有道理。

可是这大唐律法,是皇爷爷当年依照祖制来拟定的。

自己作为李家后代,岂能说废除就废除。

总得看到些这制度的隐患和危害之处,才行啊。

最好能让百官们一起看到,这样自己在父皇哪里也好交代一些。

“众位爱卿,随朕摆驾京兆府。”

李治寻思着,这个时候,年青孩子的父母肯定已经到达京兆府了。

看看他们父母的表现,也许是最有说服力的理由。

说这话的时候,李治不忘给林然点点头。

示意他放心,此事他一定会完美的处理妥当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直奔京兆府而去。

“女儿啊,母亲对不起啊,母亲对不起啊。”

“母亲不应该不同意你和大强的事情。”

“母亲不应该强迫你另嫁他人啊。”

“女儿啊,你醒醒啊,醒醒啊·······”

“母亲知道错了,母亲真的知道错了·······”

“···········”

刚刚到达京兆府门口。

李治和文武百官们,便听到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李治的心,猛地痛疼了一下。

“我们真的是杀人凶手啊。”

“真的是啊·······”

“摆驾回宫。”

没有下轿,李治直接带领文武百官们返回了太极宫。

“众位爱卿,刚刚的一幕,你们也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

“朕心里也很难过啊,朕决定废除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律法。”

“不知众位爱卿有何异议?”

回到显德殿之后,李治难言脸上的悲伤之色。

“臣等,谨遵陛下圣谕。”

“······”

所有的文臣武将们,一起俯首应答。

于是,李治登基以后,首次修改了大唐律法。

长安一对年青恋人殉情的事情,像风一般很快传遍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

可是,一道布告也随即张贴出来。

布告一出,举城沸腾。

特别是年青的少男少女们。

看到布告满眼都是激动和喜悦的表情。

从今日起,他们和她们的婚姻,可以自由做主了。

再也不用受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束缚了。

若是再有父母强迫自己的儿女,强行婚嫁的事情。

一律按照父母违反律法处置。

这一条简直是颠覆了以前人们的思想和认知。

两条年青的生命,为以后的少男少女们换来了自由。

他们虽然走的非常悲惨。

可是,及时的阻止了后面继续发生的惨剧的发生。

如果他们在天堂有知。

一定也会非常欣慰的吧。

我想,一定会的。

因为李治陛下一道圣旨。

决定了两个孩子的最终归宿。

他们被合葬在一起。

出殡的那天,长乐学院和女子学院的孩子们,部都来了。

孩子们含着眼泪,为敢于为了爱卿殉情的同学送行。

··············

书阅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