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解放得知吴建军和陈天麟一起坑了美利坚的谍报组织,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奇地问道:“建军!你们总共吭了美利坚的谍报组织多少钱,竟然让美利坚厚颜无耻地向我们的商务部发函抗议?”

吴建军听到吴解放的询问,想到这次他们粤东省医疗器械厂,从几个国家的谍报组织那里获得的设备购置款,脸上浮现出得意洋洋的表情,开口回答道:“一台生产线原本的售价是七十万,出口价则是七十万美金,一次性必须订购三十条生产线,签订合同后百分之百付款。”

“财大气粗的美利坚谍报组织,为了尽快获得药材生产线,提出愿意以每条生产线一百万美金的价格,要求医疗器械厂将天麟订购的设备卖给他们。”

“一条生产线一百万美金,三十条生产线那就是三千万美金,粤东医疗器械厂刚刚恢复生产,就获得了将近两亿的资金,想不盘活都难。”吴解放听到吴建军介绍的情况,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来,笑吟吟地回答道。

三千万美金对吴建军这位省衙一哥而言,根本就算不上政绩,但是这次粤东医疗器械厂,获得了两亿多美金的货款,让原本濒临倒闭的医疗器械厂重新盘活不说,还变相带动一些下游的配套厂家,这对他这位粤东省衙一哥而言,无疑是一份耀眼的政绩。

想到这里,吴建军笑着回答道:“大哥!这次购买设备的国家并不止美利坚一个国家,另外东瀛、高丽、法兰西等九个国家,都向我们粤东医疗器械厂订购制药生产线,我们总共获得了两亿多美金的货款。”

“什么!你们粤东医疗器械厂总共获得两亿多美金的货款!建军!这绝对是一份耀眼的政绩,而且其意义还非比寻常!在燕京方面肯定会加分。”吴解放听到吴建军告诉他的数字,脸上浮现出震惊的表情来,惊喜不已地开口说道。

吴建军听到吴解放的话,想到美利坚商务部向华夏商务部提出抗议后,一号首长亲自给他打电话,向他了解粤东医疗器械厂跟美利坚方面的纠纷,吴建军就在电话里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向一号首长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

一号首长在得知具体的来龙去脉后,在电话里把陈天麟夸赞了一通,让吴建军感到非常自豪,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哥!商务部接到美利坚商务部的抗议后,第一时间给我们粤东省府打电话,了解粤东医疗器械厂跟美利坚制药企业的纠纷。”

“一号首长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得知美利坚等国购买制药设备的真实原因,以及我们将计就计,坑了这些境外谍报组织的事情,在电话里将天麟夸赞了一通……”

“一号首长是一位睿智的长者,平日里可是很少夸赞人,可惜天麟没走仕途,如果他走仕途的话,将来的成就肯定不比咱哥俩差。”吴解放得知一号首长夸赞陈天麟的消息,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来,可是当他想到陈天麟选择的职业时,不等吴建军把话说完,惋惜地感慨道。

对于陈天麟不走仕途,选择从医的决定,让吴建军同样也感到非常惋惜,自从陈天麟救了几个家族的老爷子以后,吴建军突然发现陈天麟不走仕途固然有些可惜,但是凭着陈天麟那精湛的医术,他们吴家绝对不会因此而没落。

气质美女长发披肩迷人甜笑开衫长裙写真图片

想到陈天麟目前在国际医学界上取得的成就,吴建军自豪的说道:“大哥!天麟不走仕途固然是有些可惜,但是凭着天麟所掌握的医术,我们吴家未必会没落。”

“毕竟权力再大都无法摆脱生老病死,在这种前提下,如果能够结交一位医术精湛的医生,无疑是多一份保障,而天麟就是所有掌权者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选。”

“就说李家老爷子的事情,如果李家没有算计我们吴家,以天麟的医术自然是能够保住李家老爷子的性命,结果因为李家和吴家交恶,最终导致理解老爷子与世长辞,使原本强大的李家走向没落。”

吴解放听到吴建军的话,马上就想起李家老爷子去世后,一些保持中立的家族开始跟他们吴家交好的事情,不正是冲着陈天麟的医术吗?

想通这一点,吴解放的心结很快就解开,不过想到陈天麟对他的成见,让他忍不住纠结道:“建军!你说的没错,天麟不走仕途固然可惜,就凭着他所掌握的医术,也能够保证咱们吴家长盛不衰,目前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怎么化解天麟对我们的成见,让他认祖归宗。”

在过去吴建军一直都担心这个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吴建军马上发现,陈天麟嘴上不承认自己是吴家的一员,却在许多时候,无意识之中把自己当做吴家的一员,维护吴家的利益,不然陈天麟就不会拒绝帮李家老爷子治病,更不会为了避嫌,放弃投资粤东医疗器械厂,还给他打电话,送给他一个天大的政绩。

想到这些事情,吴建军笑着回答道:“大哥!尽管天麟嘴上不承认自己姓吴,但是从他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他已经默认自己是吴家的一员,不然他就不会处处为咱们家族考虑,更不会同意让咱爸为两个孩子取名字!”

吴解放听到吴建军的回答,马上想起当初井上集团到榕城投资的事情,如果不是陈天麟给他示警,他很可能会为了招商引资陷入李家安排的陷阱当中,更不可能会发现自己的秘书,竟然是李家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

想起这件事情,吴解放脸上的纠结之意很快小苏的无影无踪,笑着回答道:“建军!你说的没错,咱们吴家天麟最恨的应该是我,毕竟当年导致陈佳慧背井离乡的罪魁祸首就是我,当时井上集团到榕城投资的时候,他却没有因为对我的怨恨,反而帮我躲过李家针对我的陷阱,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天麟是一位恩怨分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