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林家人都是脸色一变,林怡雪更是脸色苍白。

对方说的好听,但其实这已经是威胁了,到时候他们如果真的出现,那这生日宴会,怕是要往无比糟糕的方向展。

林怡雪苦笑一声,果然的生日宴会是会无好会,这下就更有好戏看了。

只可惜是别人看戏,而她的结果会是如何,谁也不知道。

林准敬咬咬牙,深吸一口气,什么都没说。

对方乃是邪能之握的王族,若以观礼为理由进入他们商贾天下,那么他们自然没有任何拒绝的道理。

而今日他们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这司空涧届时到来必然不会让他们好过。

别看这里是青龙港口,而到时举办生日宴会的地点乃是他们商贾天下,看上去是从别人的地方转到了自己的地盘,应该不用太过担心才是。

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青龙港口乃是第三方势力,不论是商贾天下还是邪能之握,都对他们忌惮三分,在这里碍于青龙港口也只能收手,不能继续扩大事态。

但若是到了商贾天下,反而会对林怡雪他们不利。

诚然,在商贾天下,司空涧他们不可能在背地里下手公然与商贾天下作对。

大眼少女面若桃花

但是这世上有太多以正当理由而将别人逼至死境的例子。

比如在那生日宴会上进行公开的比试,或者揭一些足以让人自相残杀的秘辛。

只要想,这些手段多的事,足够让一个林怡雪的生日宴会变成杀戮的盛宴!

更不要说林怡雪的生日宴会从一开始就不会太平。

到时候林怡雪的竞争者们恐怕还会推波助澜,乐得司空涧过来捣乱。

这已经不是能不能过好这个生日或者能不能进入王族的事情,这甚至会有丢掉性命的危险!

只是为今之计,林准敬他们也只能先做好准备,到时候走一步再看一步。

而且。

司空涧看向秦齐,眼中担忧之色更浓了。

这回去的路上,指不定会再出什么凶险,看来还得向王族禀报,让他们再派一些人手过来才行。

各方心中都有自己的思量,在不久的将来,那林怡雪的生日宴会上必然会再有碰撞。

但无论如何,此刻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

那司空涧冷笑着离开,他不仅要恢复伤势,还有那些半兽人需要处理,的确不能继续浪费时间。

而青龙预警的消失,就表示入港程序可以再次启动。

之后虽然还有一些程序要走,但是一切顺利,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秦齐他们就已经来到了青龙港口的内部区域。

这里空间极大,就像是一番重开的天地一般!

在这里面可谓应有尽有,制造仙力设备的工厂、武器锻造工坊、军区还有普通民众生活的区域,都被合理的划分了出来。

而秦齐他们是第二天才能离开青龙港口。

所以今晚就会住在港口生活区的高档酒店里面住一晚上。

当晚,6玲珑就离开了。

她有她自己的渠道,一切都不用担心。

不过在她走之前,秦齐有拜托她留意纱织的人的消息。

他们是海盗,行走在黑暗世界里,能够生存下来,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的情报能力极强。

或许他们会有纱织等人的消息也说不定。

当然,秦齐自己这边也会时刻留意,若非当下的事态不允许秦齐偏离计划轨迹,否则他早已自行去寻找了。

不过虽说这里是混沌仙界,远比下界要来的强大。

但秦齐相信,以禁忌女帝等人的能力,即便是在仙界,也能够后来居上!

一夜无话,秦齐他们只是等待着第二天离开青龙港口。

不过在此刻,青龙港口生活区另一间酒店的顶级包厢里,有几个身穿华服的人聚在一起。

美酒在手,美女环绕,这几人的身份地位一看就是不简单。

毕竟他们这样的消费水平,在青龙港口已经算得上是顶尖了。

就他们身边这些女人,可都是青龙港口里头鼎鼎大名的花魁,随便一个的收费标准就抵得上徐景颜这样的将军一年的俸禄。

而眼下这几人却是将这些个花魁悉数包下,如此财大气粗,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就算是十大母船王族的成员也鲜少会这么做。

当然了,他们不这么做,倒不是真的出不起这个钱,只是通常不会在寻欢作乐这件事情上如此的高调。

这实在是有些浮夸了,太过于奢靡。

而在十大母船里头喜欢这种做派的,也就只有商贾天下的人。

他们财大气粗,用钱能买到,他们就会去买,否则怎么显示他们商贾天下有的是钱?

在一阵纸醉金迷,莺莺夜夜,甚至干脆上演了几幅活春宫之后,这几人才消停了下来,坐在宽大的沙上,一边跟美人调笑,一边休息。

他们之中有个人格外的年轻,看上去应该跟李连城差不多,属于年轻一辈。

他长得极为俊美,但是眉宇之间却充满了邪性,没有丝毫正派阳光的感觉,不过对于女人的吸引力却也是非比寻常的。

他身边的女子,整个人都是娇媚无比的趴在他的肩头,眉宇间的媚意可不是因为刚刚历经了,而是显得甘之如饴。

很明显,这女人为这个男人倾倒了。

当然这也很正常,毕竟此人的确富有魅力,并不是旁边那几个虽然身穿华贵衣衫,但在颜值上,却一个人打的都没有。

而且一个个财大气粗,一副老子就是有钱的嘴脸,怎能让人喜欢得起来?

那美丽的女子心中正暗喜,接了同样的活,赚了同样的钱,但很明显她是最赚的那一个。

若是工作之余遇到这样的男人,说不得就算是免费,也要一番!

“公子,我刚刚伺候的,可还让你满意?”那女子娇声娇气的问道。

“还不错”,年轻人眼中邪异微微闪动,简单的回答道。

不过这回答显然不能让这女人满意,她微微嘟了嘟嘴,故作娇嗔的道“只是还不错?”

“可公子刚刚明明威猛的很,那样子是要把奴家整个都吞下去呢!”

女子自恃姿色出众,又觉得眼前的男子刚刚明明是满意自己,所以当下你便觉得自己有了一些资本,甚至葱白的手指在男人胸前划来划去。

“公子是故意逗奴家的,是不是?”

年轻人眯了眯眼睛,眼底闪过一抹冷意。他一把拉起那娇柔的女子,重重地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将她整个人都扇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