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住了?”

“居然挡住了,仅仅后退几步,一点伤势都没有?”

“不可能吧……他怎么可能毫发无损地挡住这一招血色炼狱?”

……

擂台下,一众圣子们惊呼。

他们圣子们经常彼此切磋,所以他们对厉家的这一招血色炼狱,那可是非常了解。

这一招的强大,几乎是无解的,以往他们面对这一招,只能是两败俱伤,根本不能像叶星辰这样轻松挡住。

因为那种幻境加上强大的精神意志攻击,除了那些老辈强者,年轻一代之中,根本没人可以抗衡。

像雷鸣面对这一招,他只能召唤出雷电,然后准备防御,硬扛住这一招血色炼狱,虽然受伤,但不会太重。而他的雷电,也能击伤厉天成,算是两败俱伤。

而其他人,也都是相差不大,都是以攻击为防御,拼着两败俱伤。

至于要挡住血色炼狱的幻境加精神攻击,他们根本做不到。

“真是强大的意志啊,难怪能够收服天火。”人群之中,海风满脸惊叹。

千娇百媚牛仔裤气质美女图片

他本来以为叶星辰就算不受伤,也要拿出真正的实力了,却没想到叶星辰的意志居然这般强大,竟然在中了血色炼狱的瞬间就清醒过来。

这般强大的意志,在他们这一群圣子当中,都是第一,无可争议的第一。

“这不可能!”

战神擂台上,厉天成狠狠地瞪着叶星辰,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他对自己的招数很自信,那么多战神世家的圣子,都没人可以正面挡住,叶星辰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挡住?

意志强大?能强大到这种地步吗?

厉天成有些不相信。

除非是心境达到第一层,心如止水的境界,才能轻松挡住他这一招。

但是年轻一代,不可能有人达到心境第一层。

甚至是老辈之中,都很难达到,除非拥有修心功法。

像苦行僧一脉,修炼个百十来年,应该可以达到心境第一层。

但是叶星辰才几岁?二十岁左右吧,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心境?

想到这里,厉天成咬着牙,恶狠狠地瞪着叶星辰,低吼道:“我就看看你能够挡住这一招几次——血色炼狱!”

同样的招数,他再次催动过来,轰向叶星辰。

那一片血色世界,再度出现,席卷了整个战神擂台。

幻境,加上精神意志攻击,再加上可怕的力量。

三者合为一体,这样的招数,堪称奇迹。

叶星辰对于创出这一招的厉家老祖是打心底里佩服,对方的才情不是一般的高,古往今来,恐怕也没有几个。

不过,虽然佩服厉家老祖,但是对于厉天成,叶星辰就没有半点好感了。他冷冷一笑,挥动青锋剑,迎击而来。

同时,一柄若隐若现的剑形意志,带着无比锋锐的气息,像似一柄天剑,切开天地,斩破虚空,将眼前的血色炼狱给粉碎了。

“剑意雏形!”

擂台下,一众圣子们惊呼。

厉天成更是瞪直了眼睛,满脸震惊和不敢置信。

竟然是剑意雏形!

“没想到剑风兄仅仅在战将境界,居然就要领悟剑意了,这样的剑道天赋,比之当年的剑皇也不差多少了吧。”海风也惊呼道,面色彻底变了。

他知道叶星辰隐藏了实力,但也没想到叶星辰居然已经领悟了剑意雏形。

何为剑意雏形?

那就是已经领悟了剑意的本质,到了进化剑意的时候了,算是半步剑意。

只需要一点点时间,自然而然地就能领悟剑意了。

依照叶星辰现在刚刚踏入九星战将境界的情况来看,他甚至不需要晋升到战王境界,就能领悟剑意了。

战将境界领悟剑意,这放眼整个战神大陆,也唯有一人做得到。

即便是古往今来,能够在战将境界领悟剑意的人,也都非常稀少,几乎是屈指可数。

像谢家的老祖宗剑神谢晓峰,还有当年的剑皇,至于其他人,那就没人知道了,但就算还有,也不可能超过三五人。

而已知的谢晓峰和剑皇,那不是剑神,就是剑道宗师。

这也是为什么众人看到叶星辰领悟剑意雏形会这么惊呼了。

因为他们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叶星辰将来在剑道上的成就,最起码不下于剑皇。

剑皇是谁?

当年的剑皇,那可是击败了五六位战神世家的神子,天赋几乎和叶家这种最强战神世家的神子齐平。

如果他不死,那绝对是战尊中的巅峰存在,是战神以下无敌的存在。

而现在,叶星辰也有了这样的剑道天赋。

看着擂台上,再一次挡住厉天成这一招血色炼狱的叶星辰,一众圣子们的脸色都变了,他们不再轻松,而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少年,将来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二个剑皇。

“真是无法想象,有这样的剑道天赋,当初剑皇怎么没有收他为亲传弟子?是剑皇看走眼了,还是剑皇的要求太高?”雷鸣看着战神擂台上的那道身影,暗暗嘀咕着。

和他有一样心思的人还有不少。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叶星辰用的是假名字,他真实的身份,的确是剑皇的亲传弟子。

“看来你只有这一招了……既然如此,那你可以下去了。”

战神擂台上,叶星辰冷然凝视着厉天成,手中的青锋剑,形成一道道密不透风的剑网,将对方笼罩。

“剑风,你别小看人!”厉天成闻言恼羞成怒,他再次催动血色炼狱,但是这一次血色世界发生了变化,一头头体型巨大的妖兽,或是张开大嘴,或是张牙舞爪,朝着叶星辰扑杀过来。

有如同小山般大小的妖兽,有城门大小的飞禽,还有一条十层楼那么高的大鱼,实在是恐怖。

这些妖兽都栩栩如生,仿佛真实存在一样,一个个大吼大叫着,满脸狰狞地扑向叶星辰。

“同样的招数,你以为改头换面就能奈何得了我吗?”叶星辰冷笑,毫无畏惧,他绽放出剑意雏形,挥动青锋剑,一剑就劈杀一头妖兽,将这些妖兽杀的一干二净。

厉天成脸色阴沉,他没想到叶星辰的剑意雏形用的这么纯属,这都快要进化成真正的剑意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叶星辰在斩杀完这些妖兽之后,伸手一招,一片树叶顿时飞来,化为一柄利剑,遥遥杀向对面的厉天成。

“草木剑诀!”

擂台下,有圣子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