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不是寂寞的,很多人在草原上旅行时都会觉得草原像是一片空无的世界,除了满地的草场之外就只有牧民和他们放牧的牲畜。这种印象确实不算错误,可也不完正确,草原是充满活力的,丰饶的水草足以供养与之对应的动物。只不过,对于这些生活在草原上的动物来说,人类的到来往往都不是好事,所以往往在人们靠近以前就已经迈着轻快有力的步伐远离了人迹,只留下一个远远模糊的背影。

这不能怪它们胆小,因为不仅仅是人类,辽阔的草原给了其中的生物足够的空间相互疏离。并且因为平坦的地形和稀少的掩体,身高超过草丛的动物也不得不依靠着距离为自己争取逃命时起跑的机会。就像是草原上的两个部族不会扎营太近一样,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兄弟之盟,在这片天地中也会有所忌惮。从这个角度来说,草原又是寂寞的,它的寂寞在于距离。

论及距离,草原上的住客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戏,各有各的快法,各有各的特点。而在这些住客中,人们往往青睐于一种动物,马。或许是一提到马就会自然的想到骑着马的人,进而想到那些人所拿着的武器,穿着的盔甲,扛着的旗帜,洛萨他们下意识的觉的只有从人那里才能找到马。事实上并非如此,在人之前,马就在这里了。所以即使现在各个部族都有圈养大量的马匹,草原上最为人称道的马,永远不在马厩里。

“杰克不来是正确的,那家伙身上的味道恐怕会在十里外就把它们吓跑。”蹲伏在草丛中的洛萨调侃着留在苍狮的同伴。不过他说的确实有道理,狼行者从体味上来说更偏向狼,当然这取决于他们处于狼化与人类形态的时间比例,但总的来说还是像狼。而狼,在草原上代表着最棘手的敌人。没什么动物会在闻到狼的气味或察觉到它们的存在时仍然无动于衷。

“小声一点,野马的耳朵是很敏感的。”位置靠前一些的巴图轻声提醒着,在他拨开草丛看到的视野中,一群野马正在不远处的河水边吃草饮水。这个马群是他在鹰背上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虽然他们从之前的营地到这里的途中马群已经有所移动,不过在老练的牧人和他的雄鹰同伴面前,没什么东西可以在阳光下彻底失去踪影。

是的,这就是巴图之前说到的弄到马的方法,与其长途跋涉,绕路折返去到附近的部族再冒着风险从他们手里弄到马匹,不如直接驯服野马来的干脆。只是这么做其实并不轻松,驯服野马在很多的故事中是只有英雄才有的经历,那些生长在自然中的马匹有着比驯养出来的同类更好的体能的同时也有着更倔的脾气,而且那两条长着蹄子的有力后退也足够给人带来致命的创伤。

“我们至少需要两匹马,如果考虑到赶路和装载物资的话三匹到四匹更好。这绝对不是一次性可以驯服的数量。”凯拉斯无不担忧的说,他很清楚野马的特性,一旦小队对一匹野马出手并且得手,其它的马自然会奔逃,而在这种地形上追逐奔跑的马群是绝不可能的。

“总得试试,离这里最近的部族至少要走三天,就算到了那里就找到马,算上绕路的时间也得五六天。再说也不是完没有办法。”巴图的声音很平稳,虽然其中蕴含着较为明显的紧张,可总体来说是平稳的。这让起司和洛萨互相看了看,看来之前发生的事情让这个男孩内在的某些东西产生了变化,或者说,现在该用男人来称呼他了,毕竟没有什么成人礼比巴图经历过的事情更具冲击性了不是吗?

“两个方法,要么我们同时上,能搞定几匹算几匹。要么,我们只搞定一匹。”这里所说的一匹,自然指的是这群马的领袖,也就是这个小群体中唯一的成年雄性。不必怎么认真的分辨,在这十几匹马中那只肌肉最健壮,毛色也最漂亮的就是马群的核心。

“你有什么办法吗?比如和动物交流之类的,让它们载我们一程就好。”洛萨向法师询问,之前在沙勒部的时候,巫奇就曾经表示萨满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和动物交流,准确的说是通过与其物种对应的神灵交流,进而再有神灵沟通人和动物的想法。不过类似的法术其实在很多的施法流派,主要还是各种传说和故事里都有出现,所以伯爵才会抱着也许起司也有类似的能力的想法。

对此,法师表现出了迟疑。老实说,虽然没法做到萨满那种程度,简单的和动物,尤其是和具有一定群体结构的动物交流其实并非超出他的能力范畴。问题是,起司深知这样的法术是有成功概率的,一旦他的施法出现问题,或是在和野马的交流上选择错误,都会导致和惊动马群一样的结果。这种顾虑不是一句试了才知道就能够打消的,魔法,需要施展的更加谨慎才有意义。

见到灰袍的样子,其他人也就明白了他们不能指望着法术的力量。不过这也正好,巴图在一开始提议来找马群的时候就没认为事情会这么顺利。他盯着马群看了看,又看向天边的太阳,“我们先退开些距离,生火扎营,明天再考虑动手。”

夏の吃零食可爱萌少女图片

“现在?”阿塔有些疑惑的问到,现在日头才刚刚升到半空,他们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跟踪并寻找合适的时机,就算谨慎,也不该如此谨慎。

对此,巴图自然有自己的打算,他握了握手指,感受着掌心里略微渗出的汗珠,“嗯,不急在这一时。我想到一种工具可以帮我们提高成功的几率,但是它需要时间制作,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等等。”他说完看向起司,毕竟后者才是这支小队里真正拥有领导权的人,要是法师急于赶路,那即使是硬着头皮也要尝试。

“我同意巴图的看法。只要能搞定马匹,这一个下午的时间不算什么,我们可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