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救不了我。”薛岚看着还魂铃,“我是魔族。”

雁回,“……”

雁回虽早就猜测到了,可听到他证实,仍是有些意外,“你竟然知道?”

“我知道!”薛岚苦笑,“你们也猜到了。”

“猜到一二。”

薛岚说,“小铃铛,你能救西洲大陆的人,可你救不了魔族。”

“总会有办法。”还魂铃说,“那你像夜浓一样活着,可以吗?和真人也没什么不一样,这样也不愿意吗?”

“不愿意!”薛岚说,“我不想当谁的傀儡,我宁愿一个人在这里……被囚禁永生,也不愿意失去自由。夜浓生死都不能选择,雪永夜让她做什么,她就要做什么,无法反抗,我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那我也会想办法。”还魂铃说,“你留在万魔窟,肯定不行,雪永夜真是太狠了,虎毒不食子,他怎么如此心狠手辣。”

“虎毒不食子?”

还魂铃看着薛岚的眼睛,学着年锦书的语气,“雪永夜不配有你这么好的儿子。”

薛岚,“?”

宅男女神SISY思海边气质白色短裙迷人写真

儿子?

他是雪永夜的儿子?

薛岚大笑,仿佛是那种要疯了的笑容,“我不是他的儿子。”

“你不是魔族吗?”

薛岚轻笑,也知道这事瞒不住了,他也无意再瞒,听到薛浩然差点让顾林杀了素鸢,他就知道,他不能再隐瞒这件事了。

“我是他妹妹。”

“哈?”还魂铃发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单音。

雁回,“你别开玩笑了,你哪儿像女的?”

薛岚,“……”

年锦书和薛岚虽从小都是小霸王,性格很相似,可仍是有不一样的地方,薛岚嗜酒如命,爱逛花楼,招猫逗狗斗蛐蛐各种事情都不少见,而且他的性格本身就男性化。

薛岚说,“我当了十八年的男人,果然没白当,骗过所有人,可事实上,我真的是一个女孩子,我从小就知道,我是一个女孩子。我和素鸢公主从小就被调换了,素鸢公主才是东林堡的……小宝贝,不是我。”

薛岚低着头,灵魂没有眼泪,若不然,他的眼泪都要飙出来了,“上一次给我哥写信,我本想告诉他,可我始终没有勇气面对,我怕疼了我十八年的哥哥恨我,怨我,我怕周围的朋友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可我知道,我不能再隐瞒下去,素鸢公主已经为我受尽十八年的错待,我也享受了十八年不属于我的快乐时光,我不能那么自私,一直隐瞒着他们。”

“劲爆!”

还魂铃都没想到来一趟魔界,听到这么大的秘密,这的确是一个颠覆所有想法的秘密。

雁回喃喃自语,“我们做过最可怕的猜测,你是雪永夜的儿子。”

没想到,事实更残酷。

这雪永夜,是一个变态吗?把自己的妹妹和别人调换了,他还挺疼爱雪素鸢,所以雁回和年锦书从未想过,雪素鸢和雪永夜没有血缘关系。

还魂铃说,“没关系,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你都很好看,你是女孩子怪不得和我阿娘感情蛮好。”